当前位置 主页 > 随便看看 >

投身养老产业就是做慈善

  

除了株洲盛康托养老中心,株洲其他的养老机构都存在经营上的困境,而芦淞区白关镇的知青养老院,由于入不敷出,已经关门停业。

在聂春香看来,株洲养老产业发展滞后主要因为产业链不全、人才难求、传统观念、政策乏力等四大难题作祟。

另外,株洲大部分老人不愿住进养老院。市老龄办副主任吴珍玲说,受传统观念影响,大多数老人愿意接受家庭养老,认为无儿无女的老人才会去养老院,一代一代的养老观念需要时间去改变。

这就需要政府政策的倾斜。聂春香介绍,目前株洲市的民营养老机构没有相关的财政资金支持,而在上海、北京等这些大城市甚至是临近的长沙、湘潭,对养老机构都会有或多或少的资金支持,这让株洲市的民营机构经营者们羡慕不已。

相比沿海发达地区,株洲养老产业发展有些滞后,同时也让该产业拥有巨大的市场潜力。株洲盛康托养中心院长聂春香说,株洲养老产业前景十分可观。但在众多投资人看来,投身养老产业就是做慈善。株洲盛康托养中心是株洲最早投身于养老产业的企业之一,从最开始的残疾康复到2010年向养老转型,虽然投资已逾千万,但中心到现在仍处在亏损的阵痛期,亏损最多的一年达到十多万,靠其他产业支撑以及爱心人士捐赠,托养中心才勉力支撑。

要达到每千名老人30张养老床位,株洲城区至少需要养老床位5700张。而根据民政局提供的最新数据,株洲城区有养老机构8家,只能提供养老床位1614张,其中3家民营机构的养老床位共1032张。

影响养老观念更深层的原因是社会发展不均衡。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张车伟表示,目前,购买力有限依然是国内养老产业发展的最大瓶颈之一,随着中国老龄化的加快,老少分住、家庭小型化已成为必然趋势,然而不是每个老人都有能力住进养老院,加上相应的社会保障体系尚未完全建立,相当部分老人的支付能力与其所需服务存在一定落差,尤其是那些需要特殊护理的老人。

聂春香说,株洲的养老院大都是大一统混合型养老院,缺乏养老服务功能和类型的精细化分类,大多只能提供养老、康复等少量功能。而老年人是一个多病、多功能障碍、多残疾的群体,他们有保健、医疗、康复等各种需求,需要提供精细化服务。

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医学院院长黄岩松说,大一统养老机构,决定它们只能是低成本、低盈利经营,为了控制或降低成本,挤压了服务人员待遇。经过专业培养的学生大都不愿到一线从事护理和服务工作。从业人员文化素质较低,有些没有接受过专门的训练,而且流动性大,影响了养老机构的服务质量,造成了恶性循环。

虽然这几年不少人找我谈合作,但谈到养老院的经营状况和收益预期,合作都不了了之。聂春香说,主要是株洲养老产业尚未成熟,同时收益周期又非常长,有专家给聂春香算过,一家100个床位的养老院,收益周期大约需要15年以上,加上该产业前期投入巨大,吓退了不少投资者。

目前,我市60周岁以上老年人有60多万,株洲城区60周岁以上老年人约有19万人。2012年,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《社会养老服务体系建设规划(2011-2015年)》规定,到2015年,中国每千名老年人拥有养老床位数达到30张。湖南省政府今年7月也印发了《关于加快推进养老服务业发展的实施意见》,要求到2020年,全省新增养老床位35万张,实现养老床位数达到每千名老人35张以上。